{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半个拥抱惹的祸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4:28:51  

误会

我在大学一年级时,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他比我高两届。大学毕业后,他在一家公司做销售经理,待事业稳定后我俩步入了围城。

他非常爱我,婚后什么都不用我动手,一个大男人把所有的家务活儿都给包了,家中大事小事我都不管,我成了一个有闲暇的甩手掌柜。

我过着幸福的生活,有五年之久。就在我陶醉得有点飘飘然时,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插曲差点掀翻了我们的婚姻之船。

2010年年底的一天,大学同学王全家来上海,说要顺道和我见一面,我便爽快地答应了他。到了他住的宾馆楼下的饭店,我看见只有他一个人,我就问他:你不是说全家吗?他回答我:全家就是我一人,我离婚了。

老同学见面,谈及其他同学的现状,话总是那么多,不知不觉,饭店就要关门了。将近半夜,王说太晚了,非要送我回家。我也不好拒绝。我家门前正在挖路换新水管,我让王送我到了前面的路口,王下车和我告别。很突然的,他展开双臂来拥抱我,我吓了一跳,本能地推开了他,但还是措手不及,算是和王有了半个拥抱。他歉意地向我笑笑说:没别的意思,就是一直爱慕你,想完成这个心愿,今天见到你很快乐,也为你有个好归宿开心。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猴年马月了。

我没再和他多说,便回了家。在楼梯上我一直想不通,这算个什么事儿,要不要告诉老公呢?仔细想想这不算什么大事儿,能混就混过去吧,别没事找事儿。大不了以后不跟王见面了。

开门进家,老公正在厅里的电脑上看视频。

他问我:“和老同学聊得开心吗?”我含糊地说:“一般吧。”老公又问:“什么叫一般,是聊天一般,还是老同学的太太一般。”我继续装傻:“都一般。”

事后我才得知,老公担心那段正在施工的路没有路灯,怕我摔跤,一直站在窗口等我,他看到了王的行为。结果,我却欺骗了他,将事情弄得复杂化了。

第二天,老公说他的手机正在充电,要借用我的,我欣然同意,这在我们之间是常有的事儿,显得夫妻之间互相坦诚,没有秘密。这一回,他借我的手机用了一个星期。

周五晚上,他板着脸回到了家,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问他是不是单位里和同事闹矛盾了?他推开饭碗,将我的手机扔在了我的面前。我看到一条被打开的短信,是王某发来的:解释多余,只愿你知道,如果你离婚,我立马娶你!我的头嗡地一声大了起来。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急不择言地说:你听我解释!他冷冷地道:你做的好事,还有脸哭?我反反复复地只会说一句:你听我解释呀。他再次冷冷地说:不用了。然后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离家出走了。

像是被一根大棍子打懵了,呆坐在饭桌前,几个小时没有动过。我恨死了王某,他准是不好意思道歉,才拿这些话糊弄我。而一向爱我疼我的老公,为什么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呢?

第二天、第三天,一连一个星期,老公的手机都关机,我给他发了无数条短信,让他接电话听听我的解释。第七天他接了电话。电话一通,我就质问他:“我和你的关系算什么?就被一条短信毁了?你为什么这么不信任我?”他问我:“你让我怎么信你,那天我全部都看见了。”我气愤地说:“看见了最好,你难道没看见我推开了他?”他又是冷笑:“废话,谁会在自己家门口偷情?告诉你吧,第二天我就打电话到他住的宾馆去问过了,他是一个人住宾馆的,为什么你骗我说他太太也在?”我答不上来了,就在我愣神的时候,那边把手机挂了,再也没开过机。唯一的解释机会,被我错过了。

冰期

自那以后,老公再也没有回过家。

我去他父母家找他,他父母说他没回去过,打电话给他所有我知道的朋友,他们都说不知道他的消息,他仿佛从人间蒸发了。

这段时间,白天我像行尸走肉,吃饭尝不出味道,晚上我常常失眠。失眠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老公这个人,勤奋努力肯吃苦,有责任感讲义气,还有上海男人缺乏的坚强、诚实和男子汉气概,这些都是我喜欢的品质,离开他我没有勇气独自生活下去。因此,我写了一封长的电子邮件,给他详细地解释了事情经过。直到第五天,才收到了他的回复。他说他想冷静一段时间,所以向公司申请,去了外地开拓业务,至于什么时候回来,现在还不知道,希望我们借这段时间好好思考一下将来。

我就这样提前过上了离婚生活。

分财

我像以前,过年过节的时候,去老公家探望他的父母,婆婆对儿子突然去外地很不满,问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事,我怕老人担心,说没事,是老公的事业心重。

直到2012年的五一节,我去老公家时,我才发现老公已经回上海了。在他的父母面前,我们装作还是很好的样子,但我总觉得不自然。吃罢中饭,我就说有事要回家了,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婆婆在一旁说:“你一回来,就来看妈妈,已经尽了孝心了,也要回家疼疼老婆啊!”

在出租车上,我们一路无话,回到家,我脱口而出的第一句居然是:“分手吧!”说完,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明明想念得要命,到头来,还是这么抹不下面子。

“好,分就分。”一向让我的老公也说。

好在没有孩子,财产分起来也容易。

我说:“要均分,谁也别亏着谁。”

他点头:“好,均分。”

“婚前你买的房子归你,结婚我带来的家具家电归我。”我说,“婚后的存款,一人一半。”他没有异议。

“各自衣物用品各自带走。”我又想了想,“婚后我们添置的东西……”

他说:“电动自行车和相机都归你,等同个电脑价格了,电脑归我。”我点头同意。

其他物品,包括家居饰品、图书光碟两个人都均分了。还有什么没分?我想起来了,去抽屉里搬出了几本影集。

“这也分吧。”我说,“单人相归自己。”

“那和亲友合照的呢?”他问。

“我亲戚的归我,你亲戚的归你。”我说。我们干脆利落地把大部分照片都分了。手里就剩下了一摞照片,这是两个人的合影。这怎么分?我在想,可能他也在想。

他说:“有两个办法,一是从中间撕开……”

我叹口气:“好歹是件东西,撕了可惜。”

“那就均分了吧,一人一半。”于是我手里拿着相片,像分扑克牌一样,左一张,右一张,照片分作两堆。开始分得快,渐渐地,我的速度慢了下来。照片所印证的那些过去的生活像电影一样,在我的眼前放映了起来。这些照片多是我俩旅游所照,都是路人给拍的,每一张都是我或他堆着笑求来的。

分到最后,我手里还剩下一张。在旁边一直看我分“牌”的他说:“怎么是个单数?”我们看着这张照片,这是在一家西餐厅里照的,那是我们恋爱时常去的地方,照片上的他在喂我吃薯条。是我求服务员拍的,留下恋爱的纪念。

怎么分?我们都陷入了沉思。这些照片假使不是单数,能够分开,那别的东西呢,分给我的床单上有他留下的温度,分给他的电脑上有我使用过的痕迹。什么东西能真正分开?我把照片扔到了桌上,像洗牌一样,把两堆照片混在了一起。

“不分了。”我说,“等以后我们再照一张再分。”

“好,”他如释重负地说:“以后再照一张……”因为一张照片,我们离婚没有成功。我们都明白,有些东西是不能够分开的,比如那些美好的记忆。

过了一个星期,我收到了王某的短信:我已结婚,以前玩笑开得有点过分,望原谅。我把为我平反昭雪的短信拿给老公看,老公不好意思地笑了,说:“不说了,在我这,早已经翻篇了。我离开的那一年,我想通了,我不能没有你。”晚上,他烧了一桌子的菜给我赔罪,我们的生活重又走回了正道。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