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齐肩膀家具 » 正文

实录:一个风流男人的苦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20:10:52  

  在很多女同事的眼中,大章是一个典型的“花心”男人。他离婚之后,身边常有不同的美女相伴,关于他的桃色新闻纷至沓来。男同事们则对大章羡慕不已,他太有“花心”的资本了,名牌大学毕业、身材挺拔、优雅帅气……每一项优点都对姑娘们有致命的吸引力。

  然而,大章已是第N次向同事倾诉单身的苦恼,“我都34岁了,仍然没有在生活中找到可相伴终生的伴侣,众人看我风光无限,我的内心却是很苦的。”他说,自己渴望成家,渴望抱自己的孩子,特别是晚上,看到窗外万家灯火,越发感受到自己的房子里冷冷清清。

  初恋令他刻骨铭心

  大章的初恋轰轰烈烈地发生在1989年,那年他19岁,是北京一所名牌高校法律系大二学生。学校每周都举行辩论会,有一次同学们辩论的题目与男女平等有关,大章的发言赢得了众多女生热烈的掌声。那次辩论会上,他最大的收获是赢得了一个女孩儿的注目。当同校中文系大一的女生小怡主动向他表示好感时,他一下子被面前的姑娘吸引了。小怡18岁,家在北京,她个头高高的,相貌出众,一头披肩长发最令他心醉。

  大学校园中的热恋如美酒般令人沉醉,大章和小怡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但因两人不在同一个系,难免会在上课时间分开几个钟头,仅仅几个钟头的分离,竟然令他们感受到了“一日三秋”是何等滋味。晚上躺在宿舍中,大章常因想念小怡睡不着觉,他来到小怡所住的女生宿舍楼下,偶尔可以看到小怡的背影映在窗上,这时他心里总是很甜美,回去才能睡得着。大学几年里,他们几乎说尽世界上所有的甜美话语。再看琼瑶小说时,大章相信,小说里的山盟海誓是没任何夸张和欺骗的,那都是内心真情的流露。

  至今大章都认为,大学中的恋情令他享受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足够他回忆一辈子。

  众多大学情侣在毕业之际劳燕双飞的命运同样发生在大章和小怡身上,大章那一届学生都没留在北京,而小怡的父母都在北京,他们决不同意爱女放弃北京的户口远嫁。

  大章毕业后来到海南,小怡也曾义无反顾地跟随他来海南住过一段时间。当时海南正陷入泡沫经济中,物价高得要命,两个年轻人却刚刚踏入社会,生活条件之艰辛可想而知。但爱情如同马良的神笔般把生活画得五彩缤纷,两人常常憧憬着及早步入婚姻的殿堂。

  小怡的父母不允许他们美梦成真,他们已帮小怡办好了去澳大利亚留学的手续,亲情和前途拧成一股绳,最终把小怡从大章的双臂中拖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她载往澳大利亚。小怡出国后给大章一连写了5封信,可是大章想不通,一直没回信。最后一次,他已动笔写好了回信,却又没勇气寄出。几年过去,一对有情人彻底中断了联系。

  初恋在大章的记忆中和身体上都刻下了深深的痕迹。他的左臂上有3块伤疤,长条形的疤是用刀割出来的,圆形的疤是烟头烫出的,大章说,每块疤都是因误会而引起,至今历历在目的是,当他为表示爱情而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时,小怡是何等痛惜地埋在他的怀里哭泣。

  结婚了,又离婚了

  小怡的离去给大章带来重创,此后数年中,他眼中的生活是苍白和黑暗的。身边虽不乏女性示好,大章却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2001年的第一天,大章和几位朋友在三亚海边拍摄新年的第一个日出,看到那轮红日从海中跃起时,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他如“醍醐灌顶”,突然受到强烈的震憾,他意识到,自己已过三十而立之年,这是成熟的年龄,而自己还有很多事没做呢,譬如结婚……

  这一年,大章和一个叫梅的漂亮姑娘结了婚。和梅的故事像小说中所写的那样有趣,最初与大章交往的是梅的一个极要好的姐妹雪,两个年轻人交往了一个多月,刚刚产生恋爱的感觉,雪便迫不及待地把帅气的大章带到姐妹们中间炫耀,并介绍梅认识了大章,她没想到,此举会导致如意郎君被抢走的后果。在学校当老师,一向以淑女自居的梅自从见了大章,尽其所能来挖要好姐妹的“墙角”。而在大章的眼中,梅各方面都比雪优秀,水往低处流,鸟往高处飞,他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梅。后来雪实在不能忍受要好姐妹横刀夺爱之耻,跑到梅所任教的学校大吵大闹。

  也许是大章的“花心”经历让梅心存芥蒂,也许是大章对初恋情人念念难忘令梅不平,和大章结婚后,梅变得非常敏感,常担心大章离开自己,连孩子都不敢生。短短两年之后,两人都感到维持婚姻很累很累,友好地分了手。

  身边的美女飘来飘去

  离婚后恢复“自由身”的大章有了更多闲暇时间去交友,他总是很认真地请同事们给自己介绍对象,很认真地与身边的女孩相处,但美女们如同天上的云朵般,飘来了,又飘走了。

  同事小关给大章介绍了一个女战友,双方先电话联系,然后女孩从广东飞来海口与大章约会。这姑娘身材高挑,皮肤像绸缎般光滑鲜艳,当她脱下军装,换上长裙后,靓丽得如同春天的小树。大章放下手头的工作,专心致志去谈情说爱,但令人遗憾的是,因家庭介入等种种原因影响,这位姑娘最终未能下定决心留在海南陪大章,当她离开海南时,这段恋情随即结束。

  前不久,大章在网上发了篇文章,题目是《好色的男人是女人的宝》,吸引了不少贴子,一位远在东北的女孩看过后芳心暗许,与大章展开“网恋”,双方谈得十分融洽,女孩子专程从东北飞到海口来见大章。但距离最终产生了矛盾,这姑娘非常珍惜自己在东北的工作,希望大章去东北与她共结连理,而大章又不可能放弃海南的事业,女孩子最终遗憾地离去。

  漂亮姑娘们飘来时,大章很欣喜;当她们飘走时,大章竟然不伤心,且每每重整旗鼓再迎新人。于是同事都认为大章“花心”。而大章对“花心”二字有其独特的诠释,他说,“花心”是男人爱美之心的表现,“花心”应该是对女性最高的迎合和奉承,一个喜欢女人的男人,才会体谅到女人的感受,才会爱护女人,承让女人,“花心”的男人可以包容女人的缺点,抬高女人的优点。而要想男人不花心,则要靠成为男人妻子后的女人好好经营。

  大章是因为“花心”而难遇真爱吗?或是因对初恋太执着而游戏人生?

  (文中人名为化名)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